75. 番外 洞房(1 / 3)

失控 周沅 2376 字 7个月前

向嘉从二楼露台探身出去, “我愿意,我跳下去吗?”

她被伴娘们拦住了。

林清和笑着起身把小提琴塞给旁边的伴郎,拎着花奔向了绣房。

他曾经懒洋洋道, “你看我像会奔跑的人吗?”

他跑的很快,他腿长, 一步踩好好几阶楼梯。他拎着花,穿着礼服,奔向了他的未来。

向嘉转身跑回卧室, 林清和冲进门接住了她。

飘起来的婚纱如云朵, 他们在云端之上。

向嘉哭的比阿乌结婚时还惨,穿鞋时, 她捂着脸不敢放手, 到处都是摄影机。她从没想过自己的婚礼会这么失控, 妆都哭花了。

丢脸至极。

林清和给她穿上高跟鞋, 长手撑着床倾身亲在她的手背上。

一下又一下的,他笑的凤眸飞扬, 他整个人都很愉悦,张扬肆意。他亲向嘉的眼睛, 亲他的脸颊。

“妆花了。”向嘉看着他, 又想哭了。

煽情的是她老公怎么办?怎么铲出去?

林清和这种平时说一句情话就会死的人,居然说了那么长一串情话。

“好看,你很好看。”林清和声音压的很低很轻,他见过向嘉很多美的时刻, 都没有此刻美。他的鼻梁碰到向嘉的鼻尖,他沉邃黑眸望着她,“手拿开,亲一下。”

向嘉穿婚纱很美, 他在下面拉琴,看到她奔向阳台那瞬间,呼吸都快停止了。

向嘉放开手,抱住他,吻上了他的唇。

他们在众目睽睽下接了个缠绵的吻。

婚礼非常热闹,宾客很多。

向嘉也想过低调,可林安可在这里,怎么能允许他们低调?

她把她的客人都带来了,她包了两架飞机。溧县酒店和桐镇的客栈全部满房,各方精英齐聚这个小山城。

溧县最热闹的一天。

白色钢琴在桃花林深处,乐团演奏,风吹过桃花飘落,婚礼浪漫到了极致。

他们的婚礼没有父母交接仪式,只有彼此宣誓,林安可上去致辞。

林安可端庄地跟宾客致辞,又为新人祝福,她最后拉着向嘉的手放到了林清和的手心里,林清和迟疑了一下握住向嘉。

“你们结婚就是一家人了,是爱人也是亲人,你们一定要对彼此负责,彼此尊重,守住你们的婚姻,守住各自的底线。岁月很长,你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可能会遇到很多诱惑,记得你们最初的样子,不要丢了彼此,珍惜你们拥有的一切。”

林安可这种打断骨头都要挺直脊背保持的女人,她在无数宾客面前落泪,她哽咽着,“将来我离开了,你们便是对方唯一的亲人。向嘉,我把阿和交给你了。”她转头对林清和说,“我也要珍惜向嘉,永远记住此刻你有多爱她,记住你们的感情。愿你们幸福,新婚快乐。”

向嘉哭的很厉害,紧紧攥着林安可和林清和的手。外婆若是活着,大概也会说这些话。

林清和揽住向嘉,擦她眼底下的泪。

不知道是站的太久,还是情绪过于激动,林安可身体晃了下,林清和伸手扶住她的肩,递给她纸巾。

午饭吃完,下午还有乐队演出,婚礼持续到晚上。向嘉换了条短裙摆的纱裙,晚上有舞会和烟花,林清和又带她跳舞,她再一次感慨林清和的体力真好。

玩一天还能继续玩,向嘉还中场休息了,他全程都处于兴奋的状态。中午陪林安可的客人喝酒,晚上陪他的朋友喝。

烟花飞上了天空,随着一声响绽放在黑夜里。整个小镇被焰火照亮,盛大而灿烂。耀眼的绽放之后,犹如流星一般,拖着长长的尾巴缓缓沉进黑暗中。又一朵烟花飞上了天空,再一次绽放。

向嘉仰起头看烟花,手放在男人的腰上,随着他晃了下,她今天和喝了一些酒,心情荡漾,“真美好,做梦一样。”

“不是梦。”林清和带着酒气,低头碰向嘉的鼻尖,揽着她,嗓音沙沙哑哑的低,“我们结婚了。”

烟花一朵接一朵的绽放。

宾客都聚到了江边看烟花,只有他们还在桃花林深处。

向嘉看着他,灯光暗了大半,只有飞升的烟花能照亮片刻。他穿着黑色西装白衬衣,这是他的第二套礼服。今天的林清和很英俊,比第一次见他时还惊艳。她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响的又重又激烈。

她结婚了,跟她一见钟情的男人结婚了。

“老公。”

“嗯。”

“最后一part。”

“嗯?”林清和停住了动作,黑沉的眼注视着她。

向嘉弯着眼睛笑,“洞房花烛夜。”

林清和低头贴上了她的唇,并没有吻,只是贴着,他们的炽热的呼吸交缠,他的鼻尖碰到向嘉的肌肤,声音沉到轻,“现在走?”

向嘉含着他的下唇,轻轻地吸了下,“走。”

宾客没有完全散场,晚上的酒会还有很多人。李念陪在林安可身边,她们仰着头看烟花,向嘉发信息给李念,让她今晚无论如何都陪着林安可,把她安全送到房间,看着不要让林安可喝酒。

发完信息,向嘉手机关机,拉着林清和走出了桃花林。